有一种墨叫“五色具”——论纪振民和他的画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天津北方网 作者:姜维群 编辑:吴涛 2017-02-04 15:31:00

纪振民先生黄山采风

  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批评家张彦远第一次喊出了“运墨而五色具”,而且是专为山水画在代言墨,可谓振聋发聩。他以为山水中的五色随阴晴季节变化而山青、草绿、花赤和雪白等,墨于山水画中能表现出五色,中国的墨陡然而生色焕彩。进而言之,汉字的“五”已不是确数,换言之此“五色”之谓其实是五彩缤纷、五彩斑斓,墨幻化出无穷山色而让中国画艺术独步世界艺术之林。

  山水画家纪振民用墨践行了山水画的五色之论。

  概言之,墨的发明是针对书法的,中国画中的“笔墨”的墨是对笔相对而言的。但中国画中的“墨”逐渐脱离了“笔”(笔锋、笔触)的笔迹类束缚,而进入了笔意笔墨的气象层面。

波平一叶舟2007年97x160cm

  山水画家纪振民的墨勾摄出自然山水的大气象。

  纪振民的山水画越画越黑,说明他内心有越来越强的自信 近十几年来,纪振民在泼彩泼墨山水的基础上,画面越来越黑,也就是说山体用墨越来越重,远看和近看“团团墨中墨团团”。从董其昌到清“四王”(王时敏、王鉴、王翚、王原祁)都有水墨山水传世,对后世的影响很大。但是他们的水墨山水驻笔在笔墨上,用墨替代了最后色彩的皴染,笔力变化万千,点染穷尽奇妙,将水墨山水推向一个高峰。

  纪振民的用墨是以泼和大笔触的写为主,再用多次的皴染等手段,使山体愈加厚重。纪振民说大山必须有大气象,大气象靠大关系高下错落的排列,靠远近三维空间的重叠,靠各种笔法笔意的参差来完成,最后他说这一切都是靠感觉来定夺。

山高水长2009年69x136cm

  感觉于画家最重要,然而又是一个永远也掰扯不清的问题,譬如有的画理很清楚,一目了然,“远山无皴、远水无波、远人无目”就是这样,一读便知,就理解。但是一说到画理画法就成玄学了,一般画讲六法,第一法就是“气韵生动”,董其昌这样说:“气韵不可学,此生而知之,自然天授。”一下子把这个推到天上让人摸不着。纪振民认为他画山水不是某山某峰,它用感觉来画、画的是心中的感觉,你用心了,你动了感情了,画得自己心潮澎湃了,自然气韵就生动了。

  近世画家纪振民崇拜两个人,一是李可染,二是黄宾虹。他说二人的笔墨重重叠叠厚厚重重,但是一丝不乱各安其所,看出了其乱中的规整、泼墨之间的层次,能让人感觉内中博大浑然的气象、变幻万千的气韵。但是这些靠临摹靠亦步亦趋的高仿永远是东施效颦。气韵是画家功底之上胸襟、境界和学养的综合体,不理解时就像照猫画虎,其“虎”的气势威猛永远是小家碧玉的“猫”;当你真正理解了,在山体中融进了墨色,墨中有五彩,“五彩”的墨能将水墨画推向极致,将墨色的大美展现出来。

  著名美术评论家贾德江这样评价纪振民的画:“他的山水中已融入了不少南宗文人画传统,有王蒙用笔之茂密但不繁琐,有石涛点苔之清新但不狂禅,有龚贤积墨之深厚但不浑沦,更重烂漫沉雄之笔。”纪振民的重墨不是一味的黑,却把历代南北大家笔墨长项尽量融于一身,但又不是死守一隅不知通变。纪振民用墨色的皴擦晕染,用笔墨碰撞出来的变化,画出山之精魄,云水之灵魂,在重墨山水画上笔底生妙墨焕黼黻自成一家,而得万千气象。

  纪振民的画以正能量入世,以儿童画西画入艺,以个性画入市 纪振民是画家中的成功者,但他成功的入径很有个人特点,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他身上老农一样的朴实,孩童一样的纯净所感动,同时会被他清纯厚重的山水画所震撼。

  纪振民出生在农村,家乡是老革命根据地,父亲和兄长曾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出过贡献。其自幼参加抗日儿童团,这样的背景使他在高中念书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天津美术学院毕业后,行政干部的岗位给了他多次机会,因其喜欢画画和教学生画画,他为了从事美术教育工作,几次请辞职位,并三易单位,最后在1977年调到天津市少年宫任美术组组长。从此他如鱼得水,使天津市课外青少年儿童美术工作领先全国,纪振民由此获得国家授予的青少年教育“银杏奖”突出贡献奖。

古塬清泉2011年98x68cm

  纪振民以一身的正能量入世,三十多年的少年宫工作,使不计其数的孩子走上美术道路,有的成为全国知名画家。但纪振民始终认为自己之所以热衷于青少儿的美术教育,一是责任心使然,二是特别喜欢儿童画,世界上许多知名大画家都是从这里获取灵感。纪振民认为他有两点异于其他国画家,一是他从事少儿美术教育三十多年,不仅教了大量的学生,他还从中汲取了艺术的天真天然、童真童趣,丰富了他的创作理念;二是他曾专门研习西画,进行过油画水粉画创作,对西方艺术的素描、写生、透视、色彩进行过系统严格的训练,有极好的基本功。在国画山水的创作中,他引入了西画的透视关系、构图,借鉴了诸多西画的画法,使之腕底的峰峦不仅生意盎然,而且有身临其境的真实感。

  纪振民以做人的正能量入世,在社会上做了许许多多有影响的大事,同时汲取儿童画的拙真,借鉴西画的艺术理念打造自家的山水,形成自己的独特的风格。在追求艺术创作脱俗的同时,纪振民并不自命清高,他认为高雅的艺术需要走进市场,在画作上能“入乡随俗”。他参加各种笔会,意在听取意见接接地气;他参加各种展览,荣获过国际国内的奖项;他自己的个展、与其他画家的合展也有几十个,是个颇为活跃的画家。但是他从不斤斤计较,很少随意臧否他人,他的原则是,做人要正能量,作画要全身心,创作要有主心骨。

纪振民先生美国采风

  纪振民的画一个“墨”字夺心魄,一个“墨”字得神髓

  著名画家郑午昌为《画论丛刊》写序言,其言道:“盖画有法无法,有理无理。无法而有法是为正法,无理而有理,是为正理。正法似无法,而法在有法之外;正理似无理,而理在有理之奥。”这段话似绕口令,如果把它理解了要像进迷宫,先绕上一阵子才行。说到底无论什么画理画法即有又无,说无还有。中国画最讲功力,功力其实就是法理的学习过程,但画到一定高度后,这些程式化的法理必须要突破,看似无法无理常常是至理。

  纪振民的画经过传统功力的严格陶冶,得到过孙其峰、张其翼、溥佐、溥松窗、孙克纲、赵松涛等大家的亲授,尤其是孙克钢的泼彩泼墨山水对他影响最大。纪振民说,在老师那里我学到了许多山水画技法。技法是不可或缺的,必须要掌握,但作为艺术家不可以终生在技术层面上游走,要把古人和老师们的理念拿过来。

  “我不是完全用技法在作画,我是用我心画山河”,纪振民的理念颇为坚定。他说近年很少直接对山河写生,而是站在大山面前感受它的幽远高大雄强,只有把山的这些强烈感受融在心里印在脑中,才能化山为情,筑情为画,这样的山水画才能感动人。

  为什么把山水画得这么黑,曾有人这样不解地问。纪振民心里常以此为豪,一个墨字夺心魄,一个墨字得神髓。古往今来,很少有画家敢把山水画得这么“黑”,画黑不是目的,把山的神采画出来,让人从画中领略到大自然造物之雄浑壮美,在平面的纸上观画,似站在十万大山前面,群山巍峨云雾扑面,山水画家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  绘画也如写文章,要不尚空谈不赶时尚,面对当今市场经济的诱惑一定要有定力。民国时期的画家余绍宋著有《书画书录解题》,他当年说的现象恰如百年后的今天。他说:“画学衰微,至今日而极矣,以狂怪狞恶为有气魄,以涂脂抹彩为美观,市井喜之,上海派提倡之,日本之浅识者附合之。动开画会,自标声价,耳食者震之,辄为所惑。于是后生小子,其易致富裕而博浮名也,竟趋而师事之。习俗如斯,谁复肯细研画理之精微?谁复肯推究古人之绪论?甚且以为历来巨迹亦不足师,就易舍难,急于自表,而画道遂不可问矣!”

纪振民先生在广东佛山市

  哲言要义述于百年前,今借录于此,是借前人之口而攻讦当下之弊。最后想说的是,纪振民的“墨”不是哗众取宠,不是以黑求异,而是用墨找出岩石的质感,掘取大山的精魂,您在他的墨色中嗅到水墨淋漓的气韵了吗?看到重峦叠嶂的气势了吗?感受到自然造物的磅礴气象了吗?如果嗅到了,看到了,感受到了,就可以说:一个墨字夺心魄,一个墨字得神髓。

  站在这“运墨而五色具”的纪振民画前,怎一个墨字了得!

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我来说两句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16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